拉文牛奶h合集 扎克拉文 绝品校医

他腾出一只大手,缓缓的从靳小小的裙摆处探进,贴着那嫩滑的大腿,老王一边享受,一边朝着深处进发。

“别,不要……”就在老王掀起自身边缘之际,靳小小残存的理智让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恶的大手,微微转过头来,眉目婉转,祈求的看着老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爱。

看着靳小小渐渐恢复理智的眼神,老王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过,看她这样,莫非是个雏儿?

“刚才那只是让你全身放松下来,你体内的寒气还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只有将它们全都按压出来,你才能真正痊愈。”

拖着已经发软的双腿,靳小小颤颤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随后趴了上去,没有办法,既然还要继续,那她只能选择这种逃避的方式。

老王一愣,眼珠子一转,立马就乘胜追击道:“小小,把你裙子撂上去,这样隔着一层布,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

“嗨,我比爸都大,还能占你便宜不成,刚才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放松下来,所以才用了激进的手法,反正选择权在你,你要是还想继续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绝。”老王说的义正言辞,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顾虑。

“对不起,王叔叔,我……我没过,也不知道……那你撂吧。”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话语唬到了,忙不迭的答应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点睡觉。”老王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话刚说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将靳小小的睡衣给搂起来。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立刻显露出来,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竟然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

“待会寒气可能会从这里出来,你最好能脱掉。”老王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后将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让靳小小的恐慌减轻了不少,只是她还有些犹豫,长这么大我还没让人看过那里呢,这样真的合适吗?

老王也紧张的看着靳小小,自己这一次次的触碰她的底线,未免也太冒险了,万一她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办?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没有欺负你们女孩子的癖好。”老王装逼装的很到位,一番话说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说了,现在那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难道都必须是女医生吗?这都不现实。”

靳小小微微点头,心中宽慰不少,这时候老王又是两只手一起,一捏一松之下,敏感部位顿时产生一种羞人的痒意。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势之下,越来越情欲高涨,两条修长的大腿,时而并拢,时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变的沉重许多。

反正靳小小已经答应脱了,他的一双大手不时的朝着敏感部位移动,有时候手指还假装故意勾到了带子。

“别,别……”靳小小实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启,声如细蚊一般的求饶着,口中的软舌一伸一缩,头部左右摇晃,眉头紧皱,仿佛正在经历某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这是女娃动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好让那嚣张的大老二不时的碰到靳小小的玉腿。

本来就是情意大动,浑身一股欲火无处发泄,此刻陡然发现腿边多了一个滚烫坚硬的东西,她本能的伸手去捞。

“这,这是什么?”靳小小微微皱眉,她能感受到自己摸到这个东西时候内心产生了亢奋,可是脑子迷迷糊糊的她一时间想不到这是什么东西。

满手的湿滑,说明靳小小真的已经动情了,在加上她此刻也是恋恋不舍的捉着老王的大老二,看来今晚这好事十有是成了!

自己这是有多久没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弯下腰,急急忙忙的朝着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开始反馈老王,要说这个靳小小是个雏儿,几番强攻之下,她彻底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快感当中。

二人如同的小兽一般,只差一步就要成就好事,老王隔着布亲了一会,最终还是忍受不住,掀开那层睡衣。

“叔,我害怕,你,你不是要给我看病么,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奇怪?”靳小小没做过那事,甚至连这方面的知识都懂的很少。

“别怕,叔叔不会害你的,你躺着别动就行。”也不能怪老王没有良心,只是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王叔,谢……谢谢你,我,我先回去了。”靳小小脸都红到了耳根,理智恢复,她刚才居然差点那个了。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脱的事情也已经说明了,顶多是这其中的尺度没把握好,机会应该也还是有的。

要说这个张姐呢,长得还算不错,毕竟是城里人,保养的不错,但是毕竟上了年纪,跟靳小小这样的女孩子是完全没法比。

老王的态度不算好,可是张姐一点也不介意,看着老王这么大年纪还有一身的腱子,她竟然有些意动了。

想她们这样年纪的人,那里还有那么多的矜持,此刻一边露出花痴般的表情,一边伸出手竟然在老王的胳膊上来回划了一下。

“都多大人了,你还害羞啊,正好你儿子他们不再,不如我们……”这个张姐盯着老王健硕的身子,那是越看越欢喜,话没说完,她竟然跨步坐在了老王的腿上。

老王虽然恢复了男人的雄风,可是那也得是在靳小小面前,此刻面对着这个老货,他那里能忍受的了,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谁知这一推可惹了祸,他没想到这张姐居然是校领导的亲戚,他第二天就被罢了职,说他年纪大了,看病没以前稳妥,让他去做个宿管发挥余热,算是学校对老职工的厚爱。

老王给气的,但也没办法,因为他的业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要不然这年纪也不会只是个校医了。当年他是靠关系混进来的,现在别人靠关系把他弄下去,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老王的脑子挺活的,他一心想着白占这么大一块福地,不占一下嫩妹子的便宜那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赊账服务,专对那些生活拮据的女学生下手,赊东西可以,但必须让我占点男女间的便宜。

经过靳小小那一次以后,他也放开了,觉得脸面不重要,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再不享点福这辈子就过去了。

进来的女生是老客户了,叫秦欢,长得不算非常漂亮,但一双丹凤眼很撩人,再加上身子丰腴异常,是老王的最爱。

她瞥一眼老王的裤裆,吃吃笑道:“王大爷,你可真行,我才刚来你就这样了,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人来赊东西呀?”

老王一点不尴尬,还佯怒跟她说:“我说小欢,你都债台高筑了,一分钱没给我还过,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呀?今晚你要不是来还钱的,那就请回吧,大爷心情不好,不想再做赔钱买卖了。”

老王一点脸面都不给,推着她往外走说:“说不赊就不赊,你都欠我两千多块了,我这是小本生意,哪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別人来事还能问舍友借来应急,她不行,对很多型号的姨妈巾都过敏,只有老王这老中医特意给她准备的才能用,所以老王把她的日期记得比她自己还清楚。

老王叹口气,问她说:“那你今晚准备怎么赊?我可跟你说好了,因为你信誉不好,不出点血是不行的。”

老王这话一下子就把秦欢给逗乐了:“王大爷,別的时候我还真没血给你,今晚要多少有多少,你说个数,我给你挤。”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onj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