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o

转眼间毕业已经快十年了,当时的女生却一直没有忘记,当年的同学如今都已经是三十左右的了,我准备利用同学聚会,把这些已经成为别人妻子的女人再干一遍,所以我组织了这次聚会。

同学聚会来的人都很齐,有一起抽烟喝酒的好兄弟,更有曾经让我迷恋的女生,她们的身子让我久久难忘。

这时,一个窈窕闯进了我的视线左右,身材妖娆,穿着一件普通的紧身短袖,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十分坚挺,这个女人的腰很细,走路的时候柔美的腰部一扭一扭的,显得很有丰韵。

因为当初上学时阴差阳错看到了她的样子,还威逼利诱让她厥着大把她干了,当然我把这一切归罪于年少轻狂,不懂事。

」「你想我什么?」「你的身体,当初和你的那一次是我最美妙的一次,这些年我和很多女人过,还有很多高个子的妇女,可是她们的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完美。

」「当然了,这么的女孩怎么可能快30了还没结婚呢?」「大家都知道你组织这次聚会的目的是什么。

紫宁像很多有气质的一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两条美丽雪白的小腿叠在一起,细嫩的腰肢和她丰美的大构成了优美的曲线。

这个幸福的男人对自己尤物般的妻子并不满意,因为紫宁的有点微微斜视,其实这样的女人眼神看起来会更妩媚,但她丈夫不这么认为,而且他并不喜欢紫宁浑圆肥美的大。

其实我也烦恼很多年了,工作之后,整天在那里坐着,腿一不锻炼,小腿上就开始长肉,现在我的小腿肥壮肥壮的,上面的肉这么多,显得小腿非常粗,我和丈夫上街的时候,她就盯着大街上那些细腿的美女看,还不时的挖苦我,我虽然很生气,但也没办法。

」我看着紫宁丰满的大,纤细的腰肢和两条雪白粗壮的小腿,想象着这个柔美的尤物能全裸的跪在床上,厥起她丰腴的大白,让我的再一次插到她的里,多他妈爽。

奸,当时她恨死我了,但她不否认,我的是她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但是现在她已经结婚了,希望我不要再惦记她了。

」绝对没错,思夜想的紫宁此时正被另一个男人糟蹋着,她的柔嫩湿润的浪屄正接受着另一个的插入。

」「你现在的性欲正是最旺盛的时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没事躲在厕所里吗?」「老公,我你也看到了?」「每天早上,我看到你从厕所出来脸都红扑扑的,我进去一看,你脱下来的都被弄湿了。

」只听紫宁嘶吼一样的一声淫叫,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了颤抖的声音,我知道她浑身正在因为的到来而颤抖着。

染成棕色的中长发干练的盘在脑后,用一个爪型的发卡随意的扎着,却透出了特有的丰韵,紫宁的脸很小,精致的五官和当初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眼中却因为长期没有男人的浇灌而显得有些。

紫宁两条腿很修长,大腿很结实,小腿有些粗壮,小腿上光滑雪白,但是却像中年妇女一样布满了肌肉。

两瓣肥厚的臀肉从她雪白的裤子中挤出浑圆美丽的臀型,白色的裤线顺着她深深的沟一直延伸到她大的底部。

可是紫宁美丽的大却高高的向上翘起,从侧面看,她的腰肢稍稍收起,然后到了臀部是向外突出,美丽的呈现出一个浑圆的曲线。

更让我差点喷出鼻血的是紫宁紧绷住自己大的那条黑色蕾丝的,很小,但不是丁字裤,呈倒三角型的痕勒在她肥嫩的两侧,将她完美的臀线更完美的表现出来。

」「你知道吗?刚才你走过来的时候,很多男人都转过头来盯着你的看,我还以为上面沾了什么东西呢,谁知到什么都没有,就这个大肥就够男人们看个够了。

」说着她坐了下来,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我轻轻的拍了一下紫宁的大,丰腴的臀肉在手掌落下之后马上颤动起来,只是稍稍的接触,我就能感觉到,紫宁的大真的是又肥又嫩。

」她显得有些惊讶,随后又面颊一阵发红,毕竟把自己无比的一面展现给可以说是陌生的男人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看你现在依旧美丽,我感到很高兴,可是从你的眼中可以看出,你的淫欲很饥渴,你的丈夫根本满足不了你。

」紫宁低下了头,虽然我在以前和她有过,但是被一个男人说自己丈夫是个性无能,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是不是看到自己丈夫不忠,很生气啊?」「我,我看到他的样子的确很生气,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些,他,他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奸了,浑身都是两个男人射出来的,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竟然还是软软的,怪不得紫宁丈夫最后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只要约她的丈夫出来坐一坐,紫宁的身子就是我的了,我要当着她丈夫的面,让紫宁厥起她肥大的大,把自己的插进紫宁肥嫩柔软的浪屄中。

我已经十多年没有摸这个最完美的大了,现在近距离来看着,完美的曲线和女人特有的肉感,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他是个南方人,家境贫寒,借着紫宁父亲的势力某了个一官半职,相信就算我天天去他家的老婆,他也会好好照顾紫宁的。

」我一把把这个瘦弱的男人按在椅子上,先用语言刺激他:「你是一个没用的男人,要不然怎么会用人造捅自己的妻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你不用管,我只不过恰巧注意到了你,也注意到你的老婆,她的确是一个的,她的身子太迷人了,当我看到她浑圆的大的时候,就忍不住想把插到你老婆的里,可惜你却不能享受到自己老婆的身体,我帮助你吧,不然这么美丽的身子真的浪费了。

奸了你的妹妹,还说你妹妹是个妓女,如果你愿意,我马上可以让你妹妹成妓女,只不过她太瘦了,几个老外干下来,估计就不行了。

」他又是一激灵,「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你不用管,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择,一条路是你说服你老婆让我把,第二条就是你不服从,但是我会把照片寄到公安局、媒体和你的家里,想想看,公安会饶你吗?你妹夫会怎么办你呢?当你被逮捕之后,你的老婆还是我泻欲的工作。

」「可是,可是我老婆是很传统的人,她和我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怎么可能说服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干呢?」「你可以说想要一个孩子,自己不行,找个男人来给你老婆配种。

」他地下了头,说:「好吧!」「对了,你让我老婆,你也要看着,我要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么看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玩的。

」「你,你!」「不过,你也有好处,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瘦的女人,我会带你最喜欢的女人去的,当我把插进你老婆的里的时候,你可以在边上玩弄你最喜欢的女人。

」「你去不去干别的女人我不管,但是你怎么忍心自己的老婆让别人干呢?」「我也不想,但是这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已经和那人说好了,你也不用不好意思,那个男人是你的同学。

」我看了她丈夫一眼,她丈夫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睛里充满了悔恨,看着别的男人去侵犯自己的老婆。

紫宁马上就像筛糠一样浑身颤抖起来,她一面无谓的轻轻挣扎着,一面更加使劲的搂进我,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脸,头向上抬起,两只美丽的凤眼微微闭着,让紫宁的面孔充满的的意味。

和当年不同,现在的紫宁更有了成人的韵味,在雌性荷尔蒙的刺激下,她原本肥厚的蛋更加的肥嫩丰腴,雪白的向上翘起,就像是欧美女人肥大的一样。

我使劲揉着紫宁的大,雪白的臀肉被我的手揉得变了型,紫宁在我把手伸到她裙子里的一霎那,浑身轻微的颤抖起来,两条修长而粗壮的腿轻轻叉开,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从她紧皱的里开始分泌出诱人。

我肏过这么多行色不同的女人,其中最多的是高个子大的中年妇女,但是谁都没有紫宁的肥厚、丰腴、细嫩。

谁要是娶了这么个完美大的女人做老婆,一定会天天让紫宁厥着趴在床上,露着肥大的大从后面,可是,她的丈夫竟然白白浪费紫宁这么个大的尤物,不过没关系,我会让紫宁满足的。

我轻轻的抚摸紫宁仍旧细嫩的腰肢,然后慢慢向下,又抚摸到她肥大丰腴的大,感受紫宁完美的腰臀曲线岁的了,腰肢上稍稍有些坠肉,但是在她肥大的前端,还是能摸到紫宁宽大的胯骨,像紫宁这么个大的女人,如果不是她丈夫无能,怎么会只生一个女孩呢。

此时紫宁像个淫妇一样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她用坚挺的乳房隔着薄纱轻轻的蹭着我的胸膛,两只手紧紧的搂着我,紫宁也不挣扎了,她微闭双眼享受着另一个男人对她的爱抚。

所以自从结婚之后,紫宁完美丰腴的就几乎没有再被抚摸过,这次有我使劲玩弄紫宁的大,让一阵阵快感从她的一直散遍全身。

我使劲的抓起紫宁两瓣肥大的肉,然后像两边扒开,这时,我听到紫宁开始轻声的:「啊,啊,曹少弼,你使劲、抓我的、抓我的,干吗?」我说:「紫宁,你这个大的骚娘们,我要给你个惊喜。

」说着,我紧紧抓住她两瓣肥厚异常的大,然后使劲扒开,把她深深的露出来,然后把我的食指使劲插到紫宁深深的里。

这时,紫宁再也受不了了,她开始浑身筛糠一样的不停颤抖,使劲抓着我的衣服,肥大的使劲向后顶着,轻声的着:「曹少弼,曹少弼,你要,你要干吗?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糟蹋我,不要,我的丈夫还在。

」她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细嫩修长的纤手已经不老实了,下意识的伸到我的裆部胡乱抓了起来,我知道,紫宁要找到我的给她解渴了。

我的手指轻轻触动着紫宁的菊花蕾,她的就条件反射一样的紧皱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她肥大圆润的大也使劲向后厥着。

我紧紧搂着已经起性的紫宁,一只手扶着她赤裸的下身,玩弄着她雪白肥大的,另一只手插到她深深的里。

我用手指轻轻的玩弄着,然后顺着她的慢慢像紫宁的腿间游动,紫宁也感觉到我的手指越来越接近她的阴部,两条雪白的大腿开始不停颤抖,带着的呼吸也越发的急促起来。

我的手指在她腿间抠着,慢慢的,手指已经摸到她细软卷曲的了,我使劲往前一顶,手指就触到了紫宁肥厚的大上。

紫宁身体开始柔软的扭动,然后啊的一声浪叫起来,随之,她向上抬起身子,然后使劲叉开两条结实的大腿,把粗壮的小腿张开,踩在床上,让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出来。

紫宁的两片小从她肥厚的大中间钻出来,上面沾满了自己的,虽然我不知道紫宁小长得什么样,但是凭触觉,她的小也同样很肥厚,我轻轻的揪起紫宁柔嫩的小,竟然能揪起很长,可见她的小真的是非常大,一会,这两片湿润肥厚细嫩的就该紧紧的包裹住我粗大的,让我的在她细嫩的里为所欲为了。

她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柔嫩的腰肢合着她肥大的大轻轻扭动着,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胸前,揉着自己坚挺无比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我的跨间,搜索着我粗大的。

紫宁大声叫着:「曹少弼,我,我是一个的女人,不要,不要折磨我了,把你的掏出来,,把,我厥起大,让你,让你干。

虽然紫宁结婚多年,但是丈夫的无能让她的依然非常紧,我的手指被她细嫩的紧紧包裹住,口两片肥嫩的小则紧紧贴在我的手上,湿乎乎的把我的手上也沾满了。

紫宁感觉到自己空虚的里插进了一个硬物,她也不管丈夫就在边上,使劲的扭动自己肥大的,让我的手指在她紧皱而湿润的里不停的进出。

」紫宁扭动着自己的,一边把手伸到我的裤裆里,她熟练解开裤子拉锁,把我的从裤裆里掏出来。

这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厥着雪白的大,叉开粗壮肥嫩的双腿,就跪在一个男人的跨间,握着那个男人的,就要插进自己的嘴里。

她丈夫再也受不了了,站起来,说:「紫宁,不要,我是你丈夫,你从来没给我舔,你不能,不能啊。

紫宁的丈夫看到自己妻子肥大的中间插着一个男人的手,手指入侵着自己老婆的里,而自己老婆正在的给这个男人,他马上就崩溃了,他后悔自己不该答应曹少弼,让曹少弼糟蹋自己的老婆。

我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就在我的身下,美丽的小嘴巴插着我的,美丽的凤眼微微闭着,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她眼角的胎记让她显得更加的,大的紫宁天生就是一个淫妇,只不过嫁给这么没用的丈夫,让她看上去很淑女而已。

紫宁扶着我的,然后头前后不停的套弄着,口水顺着我的流了出来,她美丽的嘴唇包裹着我的,一会,她又把我的吐出来,紧紧握住的根部,然后轻轻拍打自己的脸庞,一脸的表情让我忍不住现在就把她按在床上,用使劲的浪屄。

紫宁的乳房也有差不多馒头大小,我连忙抓住了紫宁美丽的乳房,然后用手使劲揉搓着她呈粉褐色的乳头。

紫宁的乳头被我蹂躏的已经完全挺立,她使劲啯着我的,紫宁自己则下意识熟练的把手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给自己着。

我想好了,这次干完紫宁,就去找于海燕,再把我的插到她肥嫩的浪屄里,让于海燕粗壮的小腿紧紧夹着我。

我对紫宁说:「紫宁,来,看你丈夫现在已经不行了,过去给你丈夫一下好吗?」紫宁说:「我丈夫已经不行,我给他舔过,根本硬不起来。

再往下就是紫宁粗壮的两条小腿了,光滑洁白,但是布满肌肉,粗壮滚圆的小腿交叠在一起,可能很多男人都不喜欢这么粗壮的小腿,但是我非常喜欢紫宁这双粗壮肥嫩光滑的小腿。

其实紫宁也想了,丈夫在之前,也就10厘米左右,虽然硬度可以,但是也属于小,怎么顶得上我将近20厘米的呢。

紫宁的丈夫坐在沙发上,紫宁跪在丈夫的跨间,给丈夫着,紫宁肥大的正对着我,因为她是向后厥着大,所以,紫宁本来就已经非常肥大的显得更加宽大肥美。

紫宁丈夫看到自己妻子厥着的大马上就要被男人插入,急忙喊着:「曹少弼,我求求你,刚才我老婆都给你舔了,求求你,不要把插到我老婆那里,求求你,她是我的老婆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妻子被你奸污啊,求求你。

」我看着厥起肥大的紫宁,看着她往外流着的浪屄,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浪费呢?于是掏出开始在她的上和两腿之间蹭着。

我坚硬无比的当着紫宁丈夫的面在紫宁肥大的上蹭着,紫宁双手握着她丈夫短小软弱的,双眼微闭着,她张开沾满口水的小嘴轻声的着:「啊,啊,不要,我的丈夫还在呢,不要。

啊!」我用手托起紫宁肥大丰腴的大白,紫宁站起来,上身向前趴着,继续顺从的吸吮着丈夫短小的。

她丈夫已经傻在那里,面对赤裸的妻子和妻子大后面举着马上要奸污自己妻子的这个男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只手握着我的,另一只手扶住紫宁雪白的大,然后把顶住了紫宁已经湿润的大中间。

紫宁双手支撑着床边,厥起肥大的站在地上,我站在紫宁的身后,用自己粗壮的一下下的捅着这个柔嫩湿润的。

紫宁的本能被我粗大的彻底放纵出来,她低着头,厥着大,两条粗壮的大腿不停的弯曲又挺直,让我的顺着她肥大的一下下结实的砸进自己空荡已久的里。

紫宁毕竟已经30岁了,在插入之后,很快就变得非常湿润,我的在她的里顺畅的运动着。

我看着紫宁肥大的臀肉之间,插着我粗大的,插入的时候,连同她上的嫩肉都被挤了进去,而抽出时,紫宁粉嫩的都被带了出来。

「啊,啊,曹少弼,好舒服,你的,好大,插得我,好,好舒服!」紫宁此时已经变成了无比的,在自己丈夫的面前,竟然赤裸着厥着大让另一个男人用粗壮的蹂躏着自己的身子。

嘴里不停的大叫:「曹少弼,使劲,使劲干我,我的里好痒,这些年我都没有这么痛快的被干了,求求你,使劲干我,啊,使劲。

我的一下下的捅着她,紫宁渐渐的身子软了下来,脸贴在床上,肥大的厥起来更高了,让我的在她身体里进出。

紫宁被我干的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她已经受不了里巨大的快感,渐渐的紫宁伸出手使劲拍打着自己肥大的,大蛋子被她打的乱颤,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紫宁高声的叫着:「曹少弼,使劲干,使劲干我,我快到了,求求你,用你的,干我,使劲。

」紫宁被干的已经哭出来,肥大的不停的扭动着,我的一下下插到她的深处,一下下顶着她柔嫩的子宫口。

紫宁啊的一声大叫,美丽的身体僵直在那里,她抬起头,嘴大大张开着,她的完全紧缩着,让我的直挺挺插在她的里。

这时,紫宁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美丽的大白和全身都剧烈的颤动着,里有一股暖流喷出,我用力的把拔出,然后又全力的插进她紧皱无比的里。

我抽出自己依然坚硬的,上沾满了紫宁的,我看到紫宁美丽的大中间,粉褐色的像两边分开,粉红色的里涌出一股透明的粘稠的液体,美丽的不停的跳动着,她肥嫩的小顶部,红润的完全暴露出来,不停的跳动着。

紫宁无力的躺在床上,肥大的和柔美的身体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不停的起伏着,我看着紫宁刚刚被我干过的雪白的身体,柔美的后背,纤细的腰肢,还有肥大无比浑圆丰腴的大,以及大大叉开的两条粗壮结实的小腿,让她休息一下,然后再一炮。

」她妹妹虽然知道我要干一个女人而她要和哥哥,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嫂子却在哥哥的眼皮底下被别人奸污了,她也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说,「别傻站着了,都是为了你哥,你哥不行了,我给你嫂子配种,我还没射呢,你嫂子就被我干的不行了。

」紫宁的丈夫看到自己老婆被人玩,不知不觉竟然硬了起来,又看到刚刚洗完澡的妹妹,更是硬的不行。

他对妹妹说:「妹妹,你愿意吗?」「哥,我愿意!」说着,两个人搂在了一起,她丈夫这么多年一直梦寐插入瘦弱的妹妹身体里,这时更是把妹妹压在身子底下,妹妹叉开了大腿,哥哥的顺利的插了进去。

赤裸的紫宁渐渐从中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在玩弄他的妹妹,回头又看着挺着的我,她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也上了床,搂住了紫宁肥大的,对她说:「你看,你的丈夫喜欢的是瘦小的女人,你的大让他提不起兴趣,你看,我的还硬着呢,咱们再来一次吧。

」,她又看着正在一旁的丈夫说:「老公,你干什么呢?你为什么不干我?为什么让他来干我?」她丈夫一边插着身下瘦弱的妹妹,一边看着床上赤裸的妻子和的我,说:「紫宁,我也想通了,你的太肥了,我提不起兴趣,咱俩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我和你在一起就不行,这么着吧,曹少弼的那么大,一定会让你痛快的,而且他也喜欢你这么肥大的,就让他替我吧,帮我配个种,让你也怀上个孩子。

」紫宁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她也非常愿意被我这样的插,这么多年,丈夫软弱的实在让她受尽了苦头,结婚之后一直就没有到过,刚才被插得舒服感觉仍然还有。

但是自己的丈夫就在身边,她实在接受不了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插,丈夫找人给自己配种,虽然愿意,但是也接受不了。

我又一边抓着她的乳房,慢慢的亲着她的身体,亲过了她平坦的小腹之后,我的舌头已经舔到紫宁丰腴的阴阜上,紫宁此时已经不行了,她不停的轻轻把自己的跨部往上顶,我知道,紫宁的里已经开始骚痒了,她期待我的插入。

她开始伸手抓住我的头,轻声的叫着:「曹少弼,曹少弼,我好痒,求求你,干我吧,我里面好痒,我想要你的。

紫宁两条雪白的大腿使劲叉开着,浑圆壮硕的小腿和大腿并在一起,紫宁的小腿本来就非常粗,此时小腿和大腿挤在一起,让小腿看上去更加的粗壮。

小腿上丰富的肌肉被挤到腿两侧,形成扁圆形的肉片,她的小腿非常光滑,也非常洁白,一般来说,紫宁的小腿实在是太粗太肥了,两条萝卜一样的雪白小腿看上去又粗壮又浑圆,一般人不会喜欢这样粗腿的女人,但是我看到紫宁这两条粗肥的小腿,反而更想把插到她的浪屄里。

紫宁已经被我折磨得浑身骚痒,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着,一阵阵来自里的骚痒已经让她变得无比。

我的舌头一接触到她的口,紫宁马上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紧紧的抓着我的头发,把大使劲的往上抬着,紫宁顾不得自己的丈夫就在身边,也顾不得作为一个的矜持,她大声叫着:「曹少弼,不要这么我了,快,给我舔,给我舔我的浪屄,快,舔我的浪屄。

紫宁使劲按着我的头,大声的浪叫着,「曹少弼,你,你好棒,我从来没有被这么玩弄过,我的丈夫嫌我的那里骚,从来不给我,曹少弼,快,我的里面太痒了,你的舌头太榜了,像一样,使劲舔我,快。

」在紫宁的帮助下,我的头被夹在紫宁的大腿中间,我的脸对着她最隐私的部位,用我的舌头舔着她已经湿润的。

紫宁赤裸的躺在床上,她坚挺的乳房随着激烈的呼吸而起伏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一会叉开,一会又紧闭,两条粗肥的小腿用力的登着床单。

紫宁享受着我的蹂躏,两条大腿腾在空中,两条粗肥的小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身体,她的粗壮的小腿不停的用力,然后肥大的也一下下的向上顶,让我的舌头能更深的插入她柔嫩的。

」我站了起来,粗大的直挺挺的立在她的面前,紫宁看到我的,马上扑了上去,双手紧紧握住,然后不顾一切的把我的插入到自己的嘴里,然后熟练的给我吸吮。

紫宁蹲在床上,两条粗壮的小腿叉开着,她一面尽力的给我吸吮,一面把手伸到自己的阴部,熟练的揉着自己勃起的,同时又把手指插入到自己的里,一面给我,一面着。

紫宁把嘴唇合成一个O型,手把上的包皮尽力向下拉着,嘴唇吮吸着硬硬的光滑的在自己的嘴里出入着,时而用舌头飞快的舔索着滚圆的,我舒服的嘴里不断的咝着凉气,手指滑到张敏的口,那里已经是湿滑一片了,滑滑的粘液把那里浸湿了一片,我把中指伸到紫宁的里出入几下就发出了水渍渍的声音。

他压在妹妹的身上,看着自己老婆浑身赤裸的蹲在床上,叉开两条粗壮肥嫩无比的粗腿,给另一个男人在吸吮着。

紫宁把我的全部吞进嘴里,然后用舌头来回刮着我的,让我非常舒服,她使劲的给我着,我看着下身这个老同学,几天前还矜持的在饭馆里和我聊天,而此时,紫宁头发已经散开,美丽的眼睛微微闭着,眼睛边上的胎记向我证明着,给我舔的就是我所遇到的最大、最肥的女人。

」紫宁马上吐出了我的,转身跪在床上,她像水蜜桃一样浑圆肥大的正对着我,肥嫩的下面是她粉褐色张开的,她两条结实的大腿叉开着,两条粗壮又肥嫩的小腿跪在床上。

我看着紫宁无比的背影,修长的身体,柔嫩的后背,纤细的腰肢,最诱人的是她肥大无比的大,我一把抓住她的大,手里握住粗涨的,顶在了紫宁湿润的口上。

就在插入紫宁里的一刹那,我感觉到被无比柔嫩温暖的嫩肉包围住了,她的非常湿润,此时已经流满了她的阴部和大腿上,我毫不费力的就把捅了进去。

我知道紫宁此时已经被我弄得性欲高涨,她的一面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紫宁厥着她肥大无比的大,还没等我把往里插,就使劲的把她肥大的往后使劲的一顶,我长达将近20厘米的一下子全部插到了紫宁湿润的里,因为用力太猛,她紧贴在我上两片肥厚的小也一块被带到了自己的里。

」紫宁浑身颤抖着,不停的紧缩着,紧紧包裹着我的,而此时她又使劲的扭动自己最肥最大的大,让在她自己的浪屄里进进出出。

我看着她的下面,我粗大的正紧紧的插在她肥大下紧皱的里,她两片粉褐色的像肉片一样的紧紧的贴着我的上。

我的在她的里不停的抽动着,紫宁的不停的被我的从里带出,沾在她大边上的上,也顺着自己的滴在她家的床单上。

我看了一眼紫宁的丈夫,他早就已经了,此时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妻子被我玩弄,他坐在床上,边上就是他瘦弱的妹妹,两个人赤身的抱在一起,眼睁睁的看着我用蹂躏着他们的妻子和嫂子。

」我扶着她的大,把一下下的抽动着,紫宁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大肥,「啊,啊,曹少弼,,啊。

」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紫宁,她肥嫩宽大丰腴的大光溜溜的在我面前,我的更硬了,使劲的抓着她肥嫩的臀肉,更加快速的着。

紫宁浑身变得松软,她以前只有靠满足自己,而今天却被我这个连干了两次,她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她身体向前顷着,脸贴在床单上,肥大的厥得更高了,我毫不费力的扶着紫宁的大使劲的肏着她的浪屄。

我把她柔软的身体翻过来,她躺在床上,两条粗壮的腿大大的叉开着,雪白的大腿根渐渐的变成褐色,肥厚的大裂开着,上面的已经被浸湿,两片肉片一样的小像翅膀一样张开,粉红色的成了一个圆洞,里面的嫩肉不停的蠕动着。

她的两条修长的腿被我架在肩膀上,身体的弯曲让她肥大无比的大显得更加的肥嫩,我扶着紫宁两边突起的大肥,用一下下快速的插着身下这个无比的,大的老同学。

紫宁把头微微抬起,双手放在胸前使劲的揉着自己坚挺的大乳房,她的两条腿紧闭着夹住我的脖子,她那两条粗壮无比的大粗腿就在我的眼前,随着我的插入,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两条粗壮小腿上松软的肌肉也不停的颤动着。

快用你的干我,使劲干!」紫宁一只手揉着自己丰满的大乳房,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激烈的动荡,白嫩的上下跃动着,下身已经洪水泛滥了,落下的时候都会发出啪嚓啪嚓的水渍声,紫宁脸已经发红了,张着红润的嘴唇,不断的和胡言乱语。

我伏下身子,紧紧抓住了紫宁丰满的大乳房,使劲的捏着,紫宁更加的起来,她大声叫着:「曹少弼,揉我乳房,我快到了,使劲,快,我快到了。

」紫宁的身子不停的起伏着,她两条粗壮的小腿已经从我的脖子上下来,紧紧的夹住我的腰,两条修长的手臂紧紧的搂着我,肥大雪白的一下下顶着,我的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也感觉到紫宁的越来越紧,紫宁刚才还在不停的浪叫着,这时已经没有声音了,只有她大口的喘息。

她紧紧的包住我,双眼睁开看着我,插过我的小嘴大大的张开,她两条粗壮的小腿使劲的夹着我,腿上的肌肉完全紧绷起来,肥大的向上顶着,一动不动的僵直在那里,她随着我的快速抽动而不停的颤动着,紫宁这时把自己肥大的使劲向上一顶,嘴里啊的大叫起来:「曹少弼,,我到了。

」我把自己的使劲拔出来,她的已经完全缩紧了她的紧紧的包着我的,拔出来的时候,她两片肥厚的小紧紧的裹住我的,我用尽全力把向前一顶,我感觉到被一团紧紧的嫩肉包裹住,然后又是一阵紧缩。

紫宁的终于到来了,她把使劲向前顶着,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紧皱的里喷出了一股热流,我也忍不住了,背部一麻,一股强烈的都射进了紫宁的里。

我费力的拔出,就在这时,已经气若游丝的紫宁突然浑身泛红,她两条粗壮的小腿紧绷绷的顶着床,碗口粗的像白萝卜一样粗壮肥嫩浑圆的小腿上布满了肌肉,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肥大丰腴的大使劲顶起,然后,紫宁突然高叫起来:「曹少弼,我恨你!」说着,她肥厚的突然分开,她裂开的大中间突然突起,粉红色的翻出来,从她的里喷出了一股浓浓的,就像撒尿一样从她的大腿之间喷出,紫宁挺着身子,任凭阴精从自己的体出,她终于到了有生以来最彻底的一次。

紫宁的喷射将近1分钟,她像撒尿一样叉开大腿、粗壮的小腿上、还有床单上,沾满了她喷射出来的。

她背对着我,轻轻的抽泣着,说:「曹少弼,我恨你,你当着我丈夫的面糟蹋了我,你让我厥着大让你干,你上学时就想干我的大,这次你真的满意了。

这些年我从少女变成了,越来越大,腿越来越粗,没想到大大粗腿的身材都是为你准备的。

」这时,她丈夫也似乎清醒了,他看着躺在床上软软的妻子,竟然被糟蹋成这个样子,喷出的把床单都浸湿了。

他虽然不喜欢妻子的大,更受不了紫宁粗壮无比的粗腿,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老婆会让别的男人奸污,更想不到还是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妻子让别人干了,他看到被干的已经不行的妻子赤裸的身体,又看着我刚刚插过他妻子湿漉漉的,也放声大哭起来。

他妹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到厕所收拾了一下,看到紫宁夫妻二人都呆呆的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穿上了衣服,对紫宁说,「我的大,大粗腿的紫宁,我的还会再的。

」我不知道紫宁夫妻这晚上会怎么过,妻子当着丈夫的面被另一个男人干了两次,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子被别人奸污,而且还干了自己的妹妹。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夫妻二人竟然更加恩爱了,紫宁已经怀孕了,丈夫说那个孩子是自己的,两个人正准备迎接他们爱情的结晶。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onjo.com